<?php echo $meta_title; ?>

【男士生髮洗頭水,你試過幾多枝?】盤點各大生髮方法利弊

你的爸爸有脫髮問題嗎?研究發現,擁有脫髮父親的男士,他們當中8成人都會出現脫髮。市面上生髮方法很多,針對男士生髮的洗頭水及育髮療程更多不勝數,你會用「十個光頭九個富」來自我安慰,還是積極面對,採用有效方法解決「男人最痛」?

首先要說明遺傳性的脫髮,即是「雄性規律性脫髮」(Male Pattern Baldness),簡稱雄性禿,是最普遍的男士脫髮類型。擁有脫髮遺傳基因的男士,頭髮毛囊會較易受到荷爾蒙「雙氫睾酮」(DHT)的攻擊而萎縮,導致脫髮。頭髮由前額開始稀疏,髮線隨年齡漸漸後移,形成「M字額」、「地中海」等禿頭現象。這可說是基因決定的命運,讓我們一起分析一下,近年幾種流行的生髮方法,是否有能力改變這個命運吧。

生髮方法一:防脫髮洗頭水

發現自己開始甩頭髮,很多人想出最方便簡單的改善辦法,就是購買男士生髮洗頭水來試一試。市面品牌多不勝數,價錢由幾十到幾百元不等,於是有些人不停轉換品牌,去找到適合自己的產品,或許找到一款令髮質有點改善,頭皮更覺清爽的洗頭水,但要單靠洗頭水根治脫髮問題,似乎期望過高了。

要注意的是,根據消費者委員會報告,這些標榜「防斷髮」、「防掉髮」的產品,所指的只是預防因梳理所導致的斷髮或掉髮。而且在無專人指導下使用含藥性的防脫髮產品,隨時因錯誤使用而引致脫髮加劇。

生髮方法二:處方育髮藥物

使用防脫髮洗頭水一段日子,還未收到效果,你或會想到求醫。若確診為雄性禿,醫生普遍會處方的口服的Finasteride或外敷的Minoxidil助男士生髮。這些藥物有效調節引致脫髮的荷爾蒙「雙氫睾酮」(DHT),減慢脫髮速度,或許令髮囊再度育髮。

西藥雖有科研實證,但必須長期使用,如停止治療,新長出的頭髮會再掉落。加上各種副作用,例如Finasteride會影響男士性功能,令不少男士卻步。而且,研究已證實此兩種藥物在頭頂的效果較為明顯,對抑制前額髮線後退的作用有限。即是說,用了藥,也不保證「M字額」隨之離去。

生髮方法三:中藥脫髮治療

香港人對傳統中醫藥有一定信任,再考慮到西藥的副作用,所以很多脫髮男士會尋求中藥療法。因此近年聲稱採用中藥配方的洗護髮產品十分流行,以中醫藥為賣點的育髮中心更其門如市。

中醫學多數從強肝固腎論治,以延緩脫髮速度,對調理整體健康,從而疏通頭部經絡,及促進頭髮生長有一定作用。但脫髮是漸進的過程,我們或可以透過中醫藥將這過程繼續延伸及減慢,但萎縮了的毛囊並不能完全恢復,因此更難重拾理想的髮線。

生髮方法四:激光生髮治療

醫學激光治療聲稱能處理雄性禿,助男士生髮。這是經美國FDA認可的技術,能剌激毛囊生長,阻斷DHT對髮囊的影響。除了各大育髮中心會提供的激光生髮療程,市面上更有售「激光生髮帽」,似乎十分方便。

事實上,激光生髮效果需要長時間累積,一星期要進行多次療程,而且對於已壞死的頭髮毛囊,激光生髮是沒有效果的。可惜的是,前額是雄性禿主要災區,很多時毛囊已經萎縮,所以此方法仍未能重塑最影響外觀的髮線。

生髮方法五:植髮手術

植髮手術就是抽取後尾枕的健康毛囊,再植入脫髮範圍「落地生根」,重新長出自然強壯的頭髮。原來,後尾枕的頭髮毛囊較為強壯,絕少受DHT干擾,就算移植了仍不受脫髮基因所影響。植髮更是唯一可以讓完全沒有毛囊的頭皮重新生髮的方式,只要植髮成功,可說是終極解決了脫髮煩惱,更能隨意締造理想的髮線。

換言之,就算天生有脫髮基因,也可透過植髮改變命運﹗不過植髮始終是小型手術,加上消費比較高,難免令人再三考慮。這就視乎閣下的價值觀了:為了一勞永逸的解決脫髮問題,付出一些成本是否值得?

總結:植髮一勞永逸,根本解決脫髮

了解過各種針對男士生髮方法後,你會明白唯有植髮手術才能有效尋回髮線,令頭髮自然地回復豐厚。只要選擇信譽良好,經驗豐富的機構,就能更安心接受植髮手術。

作為30年經驗,全港唯一具國際背景的植髮中心,顯赫擁有一群經驗豐富的醫生及受過專業訓練的醫務助理,他們嚴守最嚴謹的醫療守則,盡力確保植髮過程順利、安全,為你提供最優質的服務和塑造最滿意的植髮效果。

顯赫更擁有全球獨一無二的ARTAS智能植髮系統,進行最先進的無痕植髮,讓你手術後擁有自然好看的新頭髮,及理想的髮線。為了重拾自信外觀,這絕對是一個值得的投資。顯赫更貼心的提供最高12期免息分期付款,讓你輕鬆改變脫髮命運。

脫髮朋友們想了解更多植髮資訊,可瀏覽我們顯赫Blog的基他文章,如對脫髮或植髮有其他疑問或者了解更多,歡迎隨時預約顯赫的免費諮詢服務,與我們植髮顧問會面,預約可瀏覽:https://www.nuhart.com.hk/zh/contact.php

參考資料:

消費者委員會 (2019) 8大洗頭妙「髮」懶人包  https://www.consumer.org.hk/ws_chi/news/specials/2019/shampoo.html

Cranwell W, et al. (2016). Male androgenetic alopecia.ncbi.nlm.nih.gov/books/NBK278957/

Liu F, et al. (2016). Prediction of male-pattern baldness from genotypes. DOI:10.1038/ejhg.2015.220

Hagenaars SP, et al. (2017). Genetic prediction of male pattern baldness. DOI:10.1371/journal.pgen.1006594

Avci P, et al. (2014). Low-level laser (light) therapy (LLLT) for treatment of hair loss. DOI: 10.1002/lsm.22170

Hair loss treatments. (2016).my.clevelandclinic.org/health/treatments/8307-hair-loss-treatments

Mayo Clinic Staff. (2018). Hair loss.mayoclinic.org/diseases-conditions/hair-loss/symptoms-causes/syc-20372926

Rose PT. (2011). The latest innovations in hair transplantation. DOI:10.1055/s-0031-1283055

Vogel JE, et al. (2013). Hair restoration surgery: The state of the art. DOI:10.1177/1090820X12468314



踏出正確生髮的第一步

與其藥石亂投,不如先了解更多不同的資訊。即刻預約我們的免費諮詢,聽聽醫生的專業意見。

請即聯系我們: https://www.nuhart.com.hk/zh/contact.php

相關影片:



【男士生髮洗頭水,你試過幾多枝?】盤點各大生髮方法利弊
滾動到頂部
close(); ?>